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其它 > 正文

观书友行草偶感 文/飞叶小猪猪
2011-11-21 20:17:16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观书友行草偶感

数月之前,网络书法好友老屋丁给我看他手书的草体,那字真是龙飞凤舞,潦草得有型。友让我评点,无奈自知肤浅,又兼忙碌,这事就撂下了。今日得空,忽而想起,便涂鸦数笔,以资笑谈。

 

 

 

潦字沾三点水,再加上右边的四滴水,么多的水,定然与水有诸多关联。潦雨是一场滂沱大雨。潦积或者潦痕是指地上流水。潦草难判,则是因为多了草的缘故。雨水落草丛,寻雨觅草,还真区分不开归去何处。

 

 

 

苍颉造字,凡五变:古文,蝌蚪,籀篆,隶,草。

 

 

 

鄙人孤陋,实不知草书为何方圣人所创。比较有说服力的是汉元帝时黄门令史游作《急就章》,解散隶体,发扬章草为基本。晋张旭笔端有发展,与常人书写的环境也不一样, 每每醉酒狂走,发濡墨书,被人称之草圣。崔瑷善章草,人谓之草贤。王羲之,笔势惊鸿,飘若云霞,人褒之游草。还有王右军的鹅草,怀素的蕉草也俱值得百看不厌的稀世神品。这几位都是煌煌草书大家,因书出来的字结构美,耐读耐看,便引得许多市人交口称赞。

 

 

好友的草字删繁就简、圆转连绵、气势贯通,颇得游草之精髓,堪称绝妙!

 

 

好友乃国内颇有名望的书法大家。愚却才疏学浅,偏执地认为,一个人的字体,无论华丽或是蹩脚,只要按常规的笔划泼出,望得见,看明白,就是好字。潦草,也应该潦得有尺度,有形状,方能供他人鉴赏。

 

 

 

记得小时候,见过许多草药医师皆嗜草书,就连开出去的药方单子所列诸药品名,也是按老习惯一笔带过,九曲十八弯,而且是越写越潦。愚实是蠢笨,东拼西凑,绞尽脑汁,也难以辨认得出。没法子,只好硬着头皮,去求教开药方的老先生。老先生并不客气,手捧纸笺,抖得纸张哗啦啦的一阵响,观了煎好一付药的功夫,黄脸盘上还是一脸茫茫然,辨认不出自己写的子丑寅卯。却装得蛮有城府,不怪自己怪他人,忿忿地斥道:“你这人也太有点那个了,为何不早一些时间过来问我?搞得现在连我也不认识他老兄是哪一位啦。”

 

 

 

更有荒唐的事:一年仲秋节前夕,商肆店铺,旺售月饼,种类齐全。有一家的水牌,正好是一位潦草大王所书,一时引来好闲多人前来观看热闹,吵吵嚷嚷,起哄指名要买“大腿月饼”。

 

 

 

买家卖家,人人一头雾水,不知所以然。过后,方弄清楚,都是草字惹的祸。原来是那人的字,书写得非一般人所能的潦草,火字两点连体,粘在一块,一念,好端端的火腿月饼可不是统统全都变成了大腿月饼了。

 

 

 

这饼能好吃才怪。

 

 

原创作品,请勿转载!

附:老屋丁作品一幅(部分)

【飞叶原创】观书友行草偶感 - 飞叶小猪猪 - fei_ye_2009 的博客

相关热词搜索: 书友 行草

上一篇:杨龙培书法工作室--网络书法培训招生简章
下一篇:书法与人生 文/飞叶小猪猪